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科技 >

李淼:科普做得好就没人觉得科学高深枯燥

2020-06-07 15:52 浏览:

来源标题:大物理学家给小朋友做科普

继给孩子们讲量子力学、相对论、时间简史等之后,大物理学家李淼又带着小朋友解密外星世界,带孩子展望太空、理解生命了。最近,他的新书《给孩子讲地外文明》面世。

57岁的李淼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 淼叔 ,他说,50岁之后,他把人生重点转到教育和科普上来,而且这条路会一直走下去。

从外星人话题入手讲生物学

在《给孩子讲地外文明》一书中,淼叔以生动有趣的方式回答了孩子们常常会好奇的问题,到底存不存在外星人?如果存在,他们在哪里,长什么样?淼叔从我们的猜想开始,讲述了智慧生命存在的条件与发展的历史,以及人类在探索地外文明方面的努力与进展。

选择 地外文明 这个话题其实并非偶然。李淼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,20世纪最重要的学科是物理学,21世纪最重要的学科是生物学,因此给孩子讲生物学是最好的选择,从外星人入手则是因为这是孩子们感兴趣的。

地外文明 话题,一直是小朋友和家长最感兴趣的话题之一。 如果去调查一下孩子们最关心的科学问题,估计排在第一位的依然是恐龙,其次可能就是地外文明了。 李淼说: 我想在一系列关于物理学的少儿科普之后,就应该谈谈外星人了。另外,外星人这个话题涉及天文学、物理学和生物学的交叉,我自己就很感兴趣。

为了写这本书,李淼做了大量准备,他遍览《史前生物与失落文明》《行星与恒星》《自然传奇与远古生物》《一本书读完生物进化的历史》以及《人类的未来》等。咖啡馆里,李淼打开笔记本电脑,一边喝咖啡一边写下写作大纲,随后他花了3个月完成了这部作品。

从科学研究转型给孩子讲科普

李淼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共发表了100余篇学术论文,引用总数达6000余次,他的研究涉及天体、宇宙学、黑洞、引力、弦理论、M理论等多个关乎宇宙的 终极 问题。他进入科普这个行当,大概40岁左右。2016年2月,一个偶然机会接触到儿童科普,他的心从此和孩子们连在了一起。

李淼回忆说,当时受邀在上给博雅小学堂的孩子们讲量子力学,他面对的是500个7岁至11岁的孩子,如何将违背我们生活常识的量子力学传递给他们,李淼动了很多心思。他给孩子们讲了四节课,竟然还挺成功。

《给孩子讲量子力学》《给孩子讲宇宙》《给孩子讲相对论》《给孩子讲时间简史》《〈三体〉中的物理学》,李淼关于物理学的科普读物连出5本,其中,《给孩子讲量子力学》至今销量已达20万册,《给孩子讲宇宙》也达10万册了。

几年走过来,大物理学家李淼感叹,给孩子讲科普是最难的,而他也积累了一套 独家秘笈 。他分享道,第一招要讲故事,讲科学家的故事,讲科学发现的故事。而第二招,要从身边的事物讲起,比如从手机讲起,从路边的信号灯讲起, 讲波动这个概念,可以到河边扔小石子看看。 李淼用他的科普实践给出了响亮回答,这两种方式结合得好,就没有人觉得科学高深枯燥。

大科学家李淼还是一位文艺青年,他小时候迷李白,再大些又喜欢上了现代诗歌。更重要的是,多年和诗歌相伴,让他的诗性语言令高深科学显得更动人更美好。

李淼从不刻意在孩子们面前扮演完美高大形象,他说,科学还有很多知识盲点,对于自己讲不了的,就要如实告诉孩子们: 我也不知道。

疫情促使他写新书讲医学科学

从知乎达人到线上课程老师,从直播平台到各种讲座互动,李淼总能结合这个时代层出不穷的新媒介和新平台,传达他想让大众了解的科普知识。他坦言,那是因为他喜欢挑战。

李淼小时候就是个科普迷,但他所在的江苏涟水只有一家新华书店。在书店里,他最热爱的恐龙书也不过几十页,图画也是黑白线条。而《十万个为什么》最初是从同学那里借来的,上中学后,才在学校图书馆看完了每一本。李淼对科普书的现状并不满意,他认为优秀科普书太少了,即便是引进的图书也如此,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这样的现状。

从小看科普,养鸽子,养金鱼,李淼对万事万物的好奇心,即便到今天也从未消退。

李淼说,很多人说21世纪是生物学世纪,但从这20年来看,生物学还没有发达到让人类可以高枕无忧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他更加感到科技对人类的作用越来越重要,这也是他坚持科普创作更强大的动力所在。

全球疫情应该说还没有完全平复,再讲讲细菌病毒还是有必要。 李淼说,他下一本新书更多偏向医学科学、医药科学以及病毒。

继给孩子们讲量子力学、相对论、时间简史等之后,大物理学家李淼又带着小朋友解密外星世界,带孩子展望太空、理解生命了。最近,他的新书《给孩子讲地外文明》面世。

57岁的李淼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 淼叔 ,他说,50岁之后,他把人生重点转到教育和科普上来,而且这条路会一直走下去。

从外星人话题入手讲生物学

在《给孩子讲地外文明》一书中,淼叔以生动有趣的方式回答了孩子们常常会好奇的问题,到底存不存在外星人?如果存在,他们在哪里,长什么样?淼叔从我们的猜想开始,讲述了智慧生命存在的条件与发展的历史,以及人类在探索地外文明方面的努力与进展。

选择 地外文明 这个话题其实并非偶然。李淼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,20世纪最重要的学科是物理学,21世纪最重要的学科是生物学,因此给孩子讲生物学是最好的选择,从外星人入手则是因为这是孩子们感兴趣的。

地外文明 话题,一直是小朋友和家长最感兴趣的话题之一。 如果去调查一下孩子们最关心的科学问题,估计排在第一位的依然是恐龙,其次可能就是地外文明了。 李淼说: 我想在一系列关于物理学的少儿科普之后,就应该谈谈外星人了。另外,外星人这个话题涉及天文学、物理学和生物学的交叉,我自己就很感兴趣。

为了写这本书,李淼做了大量准备,他遍览《史前生物与失落文明》《行星与恒星》《自然传奇与远古生物》《一本书读完生物进化的历史》以及《人类的未来》等。咖啡馆里,李淼打开笔记本电脑,一边喝咖啡一边写下写作大纲,随后他花了3个月完成了这部作品。

从科学研究转型给孩子讲科普

李淼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共发表了100余篇学术论文,引用总数达6000余次,他的研究涉及天体、宇宙学、黑洞、引力、弦理论、M理论等多个关乎宇宙的 终极 问题。他进入科普这个行当,大概40岁左右。2016年2月,一个偶然机会接触到儿童科普,他的心从此和孩子们连在了一起。

李淼回忆说,当时受邀在上给博雅小学堂的孩子们讲量子力学,他面对的是500个7岁至11岁的孩子,如何将违背我们生活常识的量子力学传递给他们,李淼动了很多心思。他给孩子们讲了四节课,竟然还挺成功。

《给孩子讲量子力学》《给孩子讲宇宙》《给孩子讲相对论》《给孩子讲时间简史》《〈三体〉中的物理学》,李淼关于物理学的科普读物连出5本,其中,《给孩子讲量子力学》至今销量已达20万册,《给孩子讲宇宙》也达10万册了。

几年走过来,大物理学家李淼感叹,给孩子讲科普是最难的,而他也积累了一套 独家秘笈 。他分享道,第一招要讲故事,讲科学家的故事,讲科学发现的故事。而第二招,要从身边的事物讲起,比如从手机讲起,从路边的信号灯讲起, 讲波动这个概念,可以到河边扔小石子看看。 李淼用他的科普实践给出了响亮回答,这两种方式结合得好,就没有人觉得科学高深枯燥。

大科学家李淼还是一位文艺青年,他小时候迷李白,再大些又喜欢上了现代诗歌。更重要的是,多年和诗歌相伴,让他的诗性语言令高深科学显得更动人更美好。

李淼从不刻意在孩子们面前扮演完美高大形象,他说,科学还有很多知识盲点,对于自己讲不了的,就要如实告诉孩子们: 我也不知道。

疫情促使他写新书讲医学科学

从知乎达人到线上课程老师,从直播平台到各种讲座互动,李淼总能结合这个时代层出不穷的新媒介和新平台,传达他想让大众了解的科普知识。他坦言,那是因为他喜欢挑战。

李淼小时候就是个科普迷,但他所在的江苏涟水只有一家新华书店。在书店里,他最热爱的恐龙书也不过几十页,图画也是黑白线条。而《十万个为什么》最初是从同学那里借来的,上中学后,才在学校图书馆看完了每一本。李淼对科普书的现状并不满意,他认为优秀科普书太少了,即便是引进的图书也如此,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这样的现状。

从小看科普,养鸽子,养金鱼,李淼对万事万物的好奇心,即便到今天也从未消退。

李淼说,很多人说21世纪是生物学世纪,但从这20年来看,生物学还没有发达到让人类可以高枕无忧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他更加感到科技对人类的作用越来越重要,这也是他坚持科普创作更强大的动力所在。

全球疫情应该说还没有完全平复,再讲讲细菌病毒还是有必要。 李淼说,他下一本新书更多偏向医学科学、医药科学以及病毒。